當前位置:洛離小說 > 都市 > 醫香嫡女不下嫁 > 第一百一十八章 她是本郡王的乾女兒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一百一十八章 她是本郡王的乾女兒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和碩郡王剛一回到府裡,就是被和碩郡王妃的丫鬟給叫去了主院。

都是等了半夜的和碩郡王妃,一看見自家的夫君,就是趕緊將今日府裡的事情都是給說了一遍的。

本就是餘火未消的和碩郡王登時又添新火。

差點冇是把頭髮都給燒著了!

和著他不但是個棒槌,還還是便宜爹?

和碩郡王氣得在屋子裡足足轉了好幾圈,纔是將自己身邊的侍衛叫了進來。

“去偏院一趟,做的乾淨點。

”他現在是真的不想再看見安茹那張臉了。

侍衛有些有餘地問,“孩子……”

和碩郡王一腳就是踹了過去,“處理不明白你也不用滾回來了!”

侍衛平白無故捱了一腳,趕忙就是匆匆退了出去。

不多時,偏院那邊就是傳來了尖叫聲。

還在床榻上手腳不能動的安茹,看著那緊緊捏著自己脖子的侍衛,心裡都是想了上百種討好郡王的理由,可她唯一冇想到的是,郡王連看都不會再看她一眼了。

安茹死的很慘,雙眼暴睜,死不瞑目,即將足月的孩子更是胎死腹中。

當天晚上,侍衛們就是將人給扔去後山草草的埋了,就是連一處分頭都是冇有的。

和碩郡王妃也是冇想到郡王的氣性這麼大的,不過她也是猜測出了些許倪端。

那安茹說白了隻是一個毫無身份背靜的女子,就算是有天大的膽子那也是不敢揣著旁人的孩子來期盼郡王的。

歎了口氣,她就是握住了丈夫的手。

和碩郡王看著身邊的夫人,心裡的怒火燒得有多旺,他就是有多愧疚。

“夫人,難為你了,你放心,以後絕對不會再出這種事了。

”他發誓這輩子絕對不當兩次棒槌。

和碩郡王妃終是露出了一絲笑容,“咱們夫妻多年,又說那些分外話做什麼?不過今日的事情倒是真的多虧清瑤那個丫頭了,若不是她查出了安茹月份不對,就憑我能知道什麼?”

和碩郡王真的是難得聽見自家夫人如此誇讚旁人,“夫人說的可是那個花家的範清遙?”

和碩郡王妃點了點頭,“可不就是她,說來也是巧了的,上次我在外麵犯了癲症,若不是她剛好遇見出手相救,隻怕……”

和碩郡王這次倒是愣了愣。

如今花家正在風口浪尖上,他確實是欣賞花耀庭,但他也是要自保的。

可是冇想到這範清遙不但是救了自家夫人一次,這次又是……

“夫人,花家外小姐讓人送了些東西的。

”門外,忽然就是有丫鬟稟告著。

和碩郡王妃現在喜歡範清遙真的是喜歡的不得了,趕緊就是讓人進來了。

來的是凝涵,先是恭恭敬敬地行了禮,纔是將手裡的一堆東西放在了桌子上,“這是我家小姐叮囑我一定要給郡王妃送來的,左邊的那些是治郡王妃癲症的,右邊那些是給郡王妃調理身體的。



郡王妃狐疑,“調理身體?”

“小姐說了,郡王妃並非無子之身,隻是因身體內寒氣太大所以才導致多年無子,我家小姐還說了,隻要郡王妃按著方子調養,隻怕不出半年就是要有好訊息的。



凝涵說著,又是將手裡的一封信遞了過去,這才又行禮告彆。

踏雪那個能吃的怕是快醒了,她得趕緊回去準備飯食才行。

和碩郡王妃都是欣喜的懵住了。

她竟然能懷孕,她真的還能夠有孩子?

顫抖著雙手,和碩郡王妃打開了手裡的那封信,上麵倒是並冇有多說什麼,卻是將每幅藥如何煎服寫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,就是連喝藥時所需忌口的事項也是叮囑的仔細萬分。

還在算計著自己欠了範清遙多少的和碩郡王,“……”

完全不用算了,反正是越欠越多了。

和碩郡王很是主動地道,“夫人放心就是,明日上朝我知道該如何辦了。



天下冇有白吃的午餐,範清遙幫瞭如此許多,他自是知道因由為何。

彆說是他現在也是恨不得咬下三皇子一塊肉,就算是冇有安茹這回事兒,花家的事情他也是不能再坐視不理了。

和碩郡王妃從驚喜之中回來,趕緊就是將袖子裡的那封信遞了過去,“這是清瑤那個丫頭送來的,說是能夠還給花家一個安寧。



和碩郡王接過打開,纔是看了個大概眼珠子就是瞪大了。

真的是冇想到那個丫頭竟還有如此本事!

這哪裡是還花家安寧,這根本就是打算要了那孝國世子的命啊!

這一夜,和碩郡王妃難得的睡了一個安穩覺。

和碩郡王卻是瞪著眼睛直到天亮,就算是站在朝堂上,那也是虎目圓睜滿身煞氣。

前來上朝的大臣們瞧見這般要吃人似的和碩郡王,都是繞的遠遠的。

和碩郡王可是主城出了名的虎將,若以前花家的花耀庭是第一,那他就是第二。

朝堂上,花家仍舊是所有人爭執不休的對象。

孝國世子更是身居抄花家的主位,帶著一眾支援抄家的大臣們吐沫星子橫飛。

戶部尚書杜梓銘寡不敵眾,很快就是被淹冇在了口水之中。

朝堂上的其他大臣見此,都是靜默著不再說話。

如今這局勢已經是再明顯不過了。

而就在眾人都以為花家必抄時,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就是炸了起來。

“孝國世子倒是會站著說話不腰疼,明明自己就是西涼最大的蛀蟲,現在反倒是自己放屁瞅彆人,就不怕說話聲音太大閃了自己的腰?”

如此懟人都是能夠懟出節奏的,放眼整個朝堂就隻有和碩郡王了。

正孤軍奮戰的杜梓銘聽著這話,差點冇是激動的拍手叫好。

和碩郡王好啊。

就這天下無敵的大門再配上懟人不喘氣的脾氣……

那可謂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,誰開就懟死誰!

孝國世子看著出列的和碩郡王,臉上的表情微微一頓,“和碩郡王此言何意?”

不,不對吧?

愉貴妃不是說這和碩郡王馬上就要成為自己人了麼?

和碩郡王哼了哼,“孝國世子如此針對花家,莫不是自己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,想要藉此轉移所有人的注意力?”

孝國世子心裡一慌,“和,和碩郡王切莫開玩笑。



和碩郡王冷笑一聲,直接就是將手裡一封信在朝堂內揚了個天女散花。

朝堂上,飛飄著一封封聯名信,寫的均是對孝國世子的控訴,道的都是孝國世子這些年在主城作威作福的荒唐事。

大到買賣官職,小到調戲婦女,罪證條條可謂是應有儘有。

那封封聲淚俱下恨之入骨的言辭,驚呆了滿朝文武。

這上麵的罪狀冇有一千也是要有五百了,真的會有人如此有心的蒐集這種東西?

最主要的是,這上麵還全都是百姓們的聯名……

這根本就是想要讓孝國世子落地成盒的節奏啊!

坐在龍椅上的永昌帝怒的滿臉發青。

孝國世子也是懵逼了,他做夢都是冇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。

他伸手指著和碩郡王,打定主意死不承認,“和碩郡王如此汙衊我究竟是何意?”

和碩郡王濃眉一豎,“不過就是一個混吃等死的世子,也配本郡王汙衊你?若真是要說到汙衊,和碩世子如此帶領朝臣群攻本郡王的乾女兒又是什麼意思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