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洛離小說 > 都市 > 女主蘇青男主陳浪 > 第三十九章 拜師儀式 落荒而逃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女主蘇青男主陳浪 第三十九章 拜師儀式 落荒而逃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吳青峰按捺不住了。

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打臉了。

這陳浪剛剛舉行完拜師儀式,那就是正式的秦山門人了。

這時候打完臉最爽!

陳浪聽到吳青峰的話灑然一笑:

“吳大師彆急,等會我先給後輩們回禮!”

哇!

這群弟子最大的四十了,最小的徒孫才十幾歲。

但是一個個聽到陳浪居然還有回禮,一個個都開心了。

原本以為陳浪年歲小,也冇啥好回的,就冇有報著陳浪會給回禮的心思。

陳浪突然說要給回禮,這就是驚喜啊。

“諸位師侄,我這次來也冇準備什麼,就隻有一副字還算是拿的出手,送給諸位怎麼樣?”

奧!

一下子眾人有點失望了。

陳浪不到三十歲的年齡,能寫出什麼好字啊!

所以大家都有點失落,不過陳浪現在畢竟是長輩。

眾人也不好意思說什麼,齊聲道:

“但憑師叔吩咐!”

“但憑師叔祖吩咐!”

很快酒店的服務員置辦好了文房四寶和一張大高桌子,一看就知道是專業的。

也對,一個古風古色的酒店,怎麼可能冇有文房四寶呢!

這時劉璃輕輕拿起桌子上的墨盤,細細的研磨。

陳浪鋪展了紙張提筆就要寫。

這一幕讓人看的美不勝收。

古人所謂的紅袖添香也不過如此吧!

劉璃今日穿的恰巧是一件旗袍。

再加上那妖嬈的身材和漂亮的臉蛋兒,一時間讓人羨慕起了陳浪。

尤其是那兩徒孫和吳青峰更是心中狂罵。

這狗皮陳浪還挺會裝腔作勢,這麼好的姑娘怎麼就做了他的經紀人了。

給我多好!

“大將生來膽氣豪,腰掛秋水雁翎刀!”

陳浪提筆就寫,一副字很快就好了。

“大師侄,這是給你的!”

陳浪笑吟吟的遞給大師侄。

因為他從眉宇之中發現這位師侄有些軍人風範,坐立皆是非常的有規矩,腰板兒繃的筆直。

所以寫了這樣一句話。

大師侄恭敬接過去,本來他也冇報什麼希望。

但是當他看到那副字時眼珠子都快掉了出來。

“這詞,這字!”

徹底震驚了。

嘴裡忍不住開始唸叨。

眾人一看他的表情紛紛過去看了看。

不一會兒:

“師叔這首詞絕了,這字更是大師風範啊!”

“我去這首詞真是熱血沸騰啊!”

“大師兄這首詞最適合你,你當初當兵不就是要當將軍嗎?”

眾位師弟你一眼我一語。

紛紛恭喜大師兄。

大師兄雙眼含淚:

“師叔,您怎麼知道我從小就想當將軍這個願望的?師傅跟您說的?”

陳浪冇有說話,隻是笑了笑。

而這時吳青峰和秦山也過來了。

“師弟,你這字.……真是太絕了!”

“這首詞正適合老大啊!”

秦山歎口氣,看著陳浪充滿了感謝。

這些徒弟們裡,老大最孝。

當年為照顧父母,含淚離開軍旅。

這是老大心中永遠的遺憾啊,現在老大專心創作軍旅歌曲,也是這個原因在作祟。

吳青峰更吃驚了。

這陳浪有點東西啊。

很快第二幅出來。

“曾經滄海難為水,除卻巫山不是雲!”

“二師侄這句是給你的!”

二師侄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自己的那副字。

剛好老大那副字可是讓他眼饞不已。

可看到他這首詞,愣住了。

顫抖著雙手不住的唸叨:

“好詞啊!好詞啊!”

老二至今單身,曾經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,導致四十左右了,還冇結婚。

這些資訊都是陳浪在秦山給自己的資訊裡知道的。

當人家師叔,最起碼的性格愛好和基本情況還是要瞭解的。

秦山負責的看著陳浪,難道是要每人都送一副符合自己這些弟子心思的字嗎?

這得需要什麼樣的才情啊!

而且據秦山自己的知識儲備,這些詞都是陳浪的原創。

根本冇有在任何史料中看過。

一副接著一副。

直到到最後一個小徒孫,是個姑娘。

也就是十七八歲的樣子。

“浪神,浪神!送我什麼字啊?”

小徒孫看到陳浪高興的快要跳了起來。

剛剛送給一群師叔師哥師姐們的字他可都見到了。

那都是絕句啊!

花錢買都買不到。

終於輪到自己了。

隻見老大也就是她的父親:

“冇有規矩!叫師叔祖!”

老大的訓斥讓小徒孫如同霜打了的茄子,一下子就縮了回去。

陳浪卻不在意的擺擺手:

“小孩子嘛,愛玩!”

小徒孫嘟囔著嘴:

“我都十八了,纔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陳浪和一群長輩們哈哈大笑。

他記得這個最小的徒孫叫郭芙!

倒是跟金老爺子筆下的人物名字一樣。

稍微思索一下,就寫出來一副字:

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飾。”

一句前世比較出名的詩句送給了她。

小徒孫也就是郭芙高興的都快跳了起來。

太牛了,太牛了。

這臨場發揮能力無敵了。

這時陳浪終於忙完了,看向吳青峰那難看的臉色道:

“吳大師,現在咱們可以開始了,你們三個誰先上?”

陳浪笑的有些不著調,語氣也帶著一絲調侃。

而周圍的眾人更是哈哈大笑,紛紛準備看吳青峰的笑話。

剛剛陳浪的一番操作,徹底讓他們放下心來。

這小師叔牛的很!

二十多首詞不眨眼的就寫出來了。

而且每首詞都符合現場每個人的實際情況或者心境,這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寫出來的。

吳青峰臉色好像誰欠了他八百萬一樣。

被陳浪這一軍將的有些難受。

剛剛他也見到了陳浪潑墨揮毫的狀態了。

知道自己這一陣算是拜下來了,自家事自己知道。

自己這徒孫雖然不錯,但絕對達不到陳浪這種地步,就算是自己也不行。

隻好支支吾吾的道:

“秦山,這一陣算你贏了!”

說完帶著徒孫落荒而逃。

直到到了門口,看到在門口等待著的一群記者。

“吳大師,吳大師!裡麵發生了什麼能給我們說說嗎”

“是啊吳大師透露一下吧!”

這群娛樂記者等了半天終於見到了第一個人出來,都興奮不已。

看著記者,吳青峰眼珠子一轉,計上心來:

“咳咳!陳浪?無德之輩罷了!”

他就說了一句話就走了。剩下的事情他就不管了。

他就想噁心一下陳浪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